wanz-698

肉感

Time:2021-02-28 12:01:37

「剝!」鮮嫩的紅唇分開來了,小黃的身體一點點地從妻子的體內退出。

LZ去沖洗了,老公已經把我脫得只有小小的內衣,那天我特意選擇了性感的黑色豹紋針織內衣套,34D的胸部是我總喜歡穿緊身衣的主要原因。

在這個身上男人不斷重壓之下,妻子漸漸地把腿分開的越來越大,最後把腿張揚了開來,又倦在他粗壯的腰上……再度興奮中,又分開,又倦上,底下的屁股一次次的配合著小黃的衝擊而向上迎送。

wanz-698

妻子似是而非附和道:「以後再說吧。

其他三人都顧著笑一點都不尷尬倒是荷紅著臉說:「我,我會害羞啊,這么多人,我不習慣被人家看著做啊!」,一看到她那張漲地通紅的臉我就忍不住要作弄她「反正做起來你就知道淫叫了,爽到快失神到時候你還記得誰看你了啊,傻瓜!」。

朦朧的餐廳中,曖昧的音樂伏灌入耳,人不太多,我們找了靠窗的位置坐下,窗外是停車場和叢叢綠色,我能看到窗外我們的黑色天籟和來回進出的車輛。

我又細細凝視春情激蕩的妻子,被性慾激發起的熱情使她的面頰湧起一片淡淡的緋紅,秀目似閉似睜,目光迷離,眼角眉稍儘是柔情蜜意,她扭動著豐腴的身體,全身的曲線畢致……我將手從妻子的陰道口抽上來,繼續捏摸妻子的豐乳……離開妻子的唇,抬起頭來注視小黃的動作。

wanz-698

我呆呆地看著小黃,在妻子身上溫柔而有力的動作。

他有點沮喪地說:「裏面太燙了,我無法承受她給予的吸力……」一個熟悉的力量將我從穀底慢慢升起,我們越來越融合,我的整個身體似乎在天空中飄蕩,失去了自己本身的力量。

我看不見他臉上的表情是興奮還是舒悅,只是看見他臀部肌肉間隙性的放鬆和緊張,身軀微微抖動……陰道外還露出一段留在外面陰莖的根部,底下突兀出來的尿管裏的波動甚至都可以隱約可見。

我笑了笑,輕撫她的秀髮,說:「沒啥,在床上怎么樣都無所謂,只要我們都覺得舒服就好。

wanz-698

茜穿著粉紅色的超短式護士服,前面的三顆扣子我特意剪掉了,她的那雙肉彈藏也藏不住已經擠得最後一顆扣子也快撐不住要爆掉了,深深的乳溝讓我心神蕩漾。

三個人一起或者更多人,我們只是在A片上看到,從來沒有想過我會自己去做的。

」那天下班後,老公說要帶我去吃西餐,隨便見一個朋友,就是那天,我見到了LZ。

妻子一手遮在眼睛上,表情很是緊張。

wanz-698

我安慰她這樣的事情不會太頻繁的,適當的時候我才安排,請她放心,然後問她以後還願不願意我這樣的安排。

我把妻子的身體拉到床邊,讓她伏在床邊,我發狠地撲到妻子身上,讓我昂首屹立的肉棒直插那濕透了的毛茸茸的洞穴。

想著自己的妻子將要和另一個男子擁抱、親吻、愛撫,甚至交合,心中確實是百感交集。

這原本只屬於我的晶瑩的大腿、柔軟的腰肢、豐滿的乳房、美好的花蕊、嬌羞的喘息、動聽的呻吟,在剛過去的一個多小時裏卻成了一件分享品!但是,我同時又感覺到了一種快樂,一種發自心底的快樂,甚至可以說這是我自從有性生活以來,最興奮最享受的一次。

於是不等我說話琳就用她那把誘人的聲音說:「姐妹們,別鬧了,先去洗澡吧,瞧,都一身汗臭了!」然後五人就嬉笑著上樓去洗澡了。

wanz-698

我不禁暗暗想起,剛才小黃在妻子高潮中所說過的話。

她緊縮身體,忘情呻喚,緊緊地摟住我,享受那一刻我的陰莖在她子宮口噴射精液時最高峰之樂趣……我們終於一齊到達了性交的快活顛峰,微微顫慄著迎來一個又一個高潮。

他問我喜歡怎么樣的男人,我說:「就你這樣的,但性能力一定要強,否則沒有必要了。

」於是,我把她拉出浴室,推到小黃面前,對她說:「待會就要走了,再親熱一下吧……」我走進浴室,整理一下儀容,收拾自己的東西,再走出來時,妻子已是衣裝整齊地在房間等我了,模樣還是那么端莊秀麗,但臉上佈滿羞澀的紅暈。

wanz-698

小黃的性交動作還像原來那樣,動作不大但很有力。

有免費的好B不操那就不是男人了本人胯下有五大美女:人美聲甜的音樂系系花琳,一邊操她一邊聽她那把被譽為全校第一的聲音浪叫實在是極樂的享受。

老公問我對那小子滿不滿意,我含糊地說:「還可以,主要是老公你在場,我就感覺很爽的。

我伏在她身上給她理著散亂的頭髮,身體壓著她豐滿柔軟的身子,她躺在我的身下,渾身上下柔若無骨。

wanz-698

老公再一次吻我的時候,我輕聲呻吟了並倒在他的懷裏,老公輕輕把我推到他的身上,無法否認和陌生的身體接觸的刺激,尤其是那種男性的氣味,我摟住了LZ的脖子,主動親吻他。

我在心裏想,眼前的這個男人能滿足我嗎?老公很直率地說:「她很強的,也很投入,應該沒有問題的,就擔心你和我是否能滿足她。

說實話,我的慾望強烈也只有兩個男人甚至再多一個才能滿足,那種高潮過後的感覺是如此地舒服和全身通透,似乎每一個細胞和毛孔都在愉快地呼吸,這種感覺已經很久沒有了……隨後的幾天他又一再提起,我內心很感激我的老公,他完全拋棄了國人的傳統觀念,而把我的身體的愉悅放在第一位,我由衷地感激他。

妻子在被他進入的時候,不知為什么,一把抓起我的手,將它按到了自己的心口。

wanz-698

我的大腦什么也沒有想,我願意用生命去嘗試這一刻,如果真的需要。

老公問我對那小子滿不滿意,我含糊地說:「還可以,主要是老公你在場,我就感覺很爽的。

洗浴的時候,不時將耳朵貼到衛生間門縫傾聽,想知道外面正在發生什么,但除了衛生間裏單調的噴頭射水聲,什么都聽不見。

我搖搖頭,幫妻子理理淩亂的頭髮,輕輕愛撫她的乳房。

wanz-698

有一天,當我放學經過區內一個屋村公園時,看到有三個飛仔正圍著嘉儀,其中一個從後扯著她的頭髮,有另一個在她的面前不停用手指著她的面,用粗口罵她,不一會更摑了她數下耳光;當時我隨即想上前勸止但又下敢…剛巧我看見在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員警經過,於是我便跑向他求助;那個員警叫我帶他到事發地點,我便立即帶他往嘉儀那裏去;當我們看到他們時,那個摑打嘉儀的飛仔仍在用粗口不停罵她;員警便上前喝止,向那個飛仔說:「有人報案話見到你打人,係唔係呀?」那個飛仔從容地答:「阿Sir,報案話我打邊個呀?」員警便轉向嘉儀問:「小姐,頭先係唔係有人打過你!」誰知嘉儀卻知吾以對,徐徐地答:「阿Sir,無人打過我…」之後那三個飛仔的態度便更加囂張,員警也無可奈何,告誡他們一頓便叫他們先行離開。

Not dressing up

此時,小黃倒像一個體貼的丈夫,不再硬分,他一邊繼續和妻的臉靠貼在一接著吻,一邊用手探進自己身體和妻子身體的結合處用手指夾住膠套的圈箍處,慢慢的將腰向後退去。

接著我左手拉著楽右手拉著荷把她們兩個牽到床的正前方的地板上,然後把楽那嬌美的柳腰好好挑逗了一陣,又是摸又是捏,隔著一層薄紗來揉搓她的淫穴。

小黃離開妻子的軀體去帶安全套。

wanz-698

此時,我覺得血脈賁張,細腰及雙腿也不由自主地顫抖著。

我看到她已經忍不住了,那兩條美腿已經全濕了,淫水流個不停。

妻子去清洗的時候,我問小黃:「感覺怎么樣?你嫂子還可以吧?」小黃點點頭說:嫂子雖然看上去沒有怎么放開,可真做的時候卻非常合作,使得結合的感覺非常舒服。

妻子轉過身用手緊緊地抱著他寬闊的背,白白的小手在他黑慵的背上像兩朵盛開的馬蹄蓮釋放後的小黃,他微微的起了一下身體,似乎在預告著妻子他身體即將從她身體裏的離去。

wanz-698

我也沒有再跟她聯絡,心想事情已告一段落,誰知道我早已種下禍根,令自己萬劫不復……一天我如常放學返家,當經過樓下公園時,阿龍及三個飛仔截住我。

有免費的好B不操那就不是男人了本人胯下有五大美女:人美聲甜的音樂系系花琳,一邊操她一邊聽她那把被譽為全校第一的聲音浪叫實在是極樂的享受。

在我動作停止間歇,蹲在床邊的小黃將頭埋到妻子胸前,一口將她變得堅硬的乳頭含進嘴裏,用力吸吮,裹弄……「恩…恩…疼…輕點……」只感覺妻子陰道一陣猛烈收縮,把我夾的越來越緊……妻子受不了小黃激情高昂的含吸,緊閉雙眼的她面帶快樂而痛苦的表情,微張櫻唇小聲哀求著。

妻子突然緊緊捏住浴巾,聲音顫抖道:「不…別解開……」我理解妻子此刻的羞澀,停止手上的動作,輕輕愛撫她的頭髮,貼緊她鮮紅的唇將舌頭伸進去……「恩…」妻子輕聲呻吟著,溫熱的舌對我的侵入作出熱烈反應,兩個人的舌尖熱烈纏綿在一起……趁此,我順利解開了妻子身上的浴巾,妻子略微冰涼的乳房立即落入我掌中。

wanz-698

妻子驚人的水份沿著大腿,源源不絕氾濫到身下的床單,最後不得已,讓我換到她那一邊,他們又擇地再戰。

趴在了妻的身上,扶著昂首挺胸的傢伙,對準妻子蜜水橫流的陰道口猛地往前一挺……沒想到妻的陰道此刻是如此的濕潤,以至於我的陰莖幾乎是「滑」了進去,剛一進去就聽見妻的喉嚨裏就發出了一聲低吟……隨著妻子「啊…」地一聲叫喚,整個的便完全塞滿她的裏面!進去之後,我突然發覺今天的進入是如此容易、順暢,那柔軟的、溫暖的、包合感、磨擦感、潤滑感都調配得恰到好處。

一個快樂的哆嗦,熱血全湧上大腦,打了一個冷顫,小腹升起一股暖意,直向下體沖去,這股熱氣從那個孔道噴湧而出,一股熱精終於噴薄而出,一股、一股向她的深處射去。

她仍舊閉著眼,任由我進出。

wanz-698

然後又退出一定距離,欣賞這激動人心、令人興奮不已的性交場景。

她緊縮身體,忘情呻喚,緊緊地摟住我,享受那一刻我的陰莖在她子宮口噴射精液時最高峰之樂趣……我們終於一齊到達了性交的快活顛峰,微微顫慄著迎來一個又一個高潮。

他友好地看看我,老公也表現出很友好,很明顯,在那時那刻,我們夫妻的態度,尤其是老公的態度是很關鍵的。

我用舌頭撥動著他,微微用牙齒咬著,磕碰著他漲起的堅硬細滑的皮,他舒服的喘氣再次挑撥起我的激情。

wanz-698

時間不久,小黃出來了,也是裹著浴巾。

我過去的時候她們已經不知道自慰到高潮了幾次了。

於是我計畫了這件事好久,終於在一次我父母都去挪威出差的時候把她們五個一起叫了過來在我家住一晚。

我把她的校服上衣掀起來,乳頭早就高高挺立了。

wanz-698

在我面前的已經不是一個異物,它是賜予我的一個無比崇拜和渴望的禮物,我貪婪地親吻它、挑逗它,不時去撩撥下麵的兩個禮袋和溝壑,能夠感覺他越來越猛烈的抽動和不安,不時能夠感覺他大腿時急時緩的抖動。

她和他,身體上最隱密、最柔嫩的部分結合在一起糾纏、磨擦,而她的體液正在浸潤倆人的身體……我忍不住將手探到小黃陽具下麵妻子陰道口與肛門之間,在她會陰部位輕輕捏摸……「噢…喔…」妻子的呻吟更加強烈,「噗…噗…噗…」細微的聲音從兩人下體發出。

我想海嘯的災難性使得我們已經要清醒什么是及時行樂。

當時是有一種豁出去的心理,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得挺著。

wanz-698

我像一個兔子,他任何一個不開心的聲音和眼神都會讓我退卻和內心狂亂不止,我無法在當時表現得很開放,因為我的確不是很開放,雖然平時在床上很放蕩。

現在,房裏只得那個嫖客和我,那個男人在床尾急急地脫去全身衣服…看見他赤身裸體,我驚得不停飲泣,瑟縮於床頭一角。

我愛他。

對她又是一陣瘋狂蹂躪…此時,我感覺自己不是在做愛,而是瘋狂地報復、無情地踐踏自己的妻子,像是要把受到的損失奪回來……我接著頻頻地抽送,妻子則不停的叫喚著,而且隨著我抽插的節奏越叫越響。

wanz-698

她俯在我的胸前,眼睛失神地看著我,點點頭,擠出一絲笑意:「還行…只是…從來沒這么刺激過…一股一股的,我…我又要丟了!」突然,小黃猛然加快了速度,使得兩人的身體互相敲擊得「咚!咚!」作響。

腦袋像海棉一樣吸收著陰莖送來的快意,魂魄早已飛向太空。

我問妻子,在即將玩3人遊戲、進房間的時候她緊張嗎?妻子回答說她並不緊張,因為這樣的事情是我安排的,即使自己不樂意接受,但也不想叫我為此而生氣了。

看到LZ回憶的經過,我的記憶很模糊了,老公說在幾個交友網站和聊天室都有談起此交友的事,也許沒有見面都不會有什么印象的。

wanz-698

」「沒關係啊,怕什么,你們又不是不認識,反正都見過好幾次了,我還記得你們還一起討論過我的床上功夫呢!」說著我就繞到茜的背後毫無顧忌地偷襲了她那雙肉彈,又搓又捏,她馬上就忍不住叫了起來,我滿意地笑了起來。

噗…噗…噗…「細微的聲音從兩人下體發出。

低頭看,我和她的性器周圍已是全濕,彼此的陰毛都粘成一縷縷的了,而她陰道口部更已泛起些粘滑的小泡沫。

那截剛才威猛有力,熱燙激昂給妻子帶來無比激越的器官,也隨著主人身軀的離去,而從妻子依然滾熱的腔道裏,漸漸滑出來,但中間還拉出幾條細細長長的液體……兩人表情是心滿意足,互相愛憐地望著對方。

wanz-698

他友好地看看我,老公也表現出很友好,很明顯,在那時那刻,我們夫妻的態度,尤其是老公的態度是很關鍵的。

小黃臀前後插探的動作幅度越來越大,一直殺到妻子體內的深處,把她捅得幾乎氣息全無。

二話不說就把電動棒塞了進去,她已經開始發出淫亂的浪叫了,那嬌媚撩人的聲音讓我欲罷不能,我一下一下地轉動著電動棒,不斷把電動強度調大,她就直接放蕩地叫了出來「哦哦……哦,亦,好爽啊亦,啊,啊……我,我受不了了,啊,好爽啊……!」我就把手指塞進她的菊門裏面,她就不停扭動臀部浪叫連連,淫水隨著她的大腿兩側像瀑布一樣傾瀉下來。

此時,妻子似乎明白了我的緊張心態,她睜開眼睛對著我輕輕地點了點頭,好像是在告訴我她不會反悔的。

wanz-698

她們幾個不好意思地看著我說「幹嘛偷換我們的衣服還要我們穿這種東西,你真是好壞啊!」,我就忍不住淫笑起來招手示意她們全都過來。

那張淫蕩的嘴臉頓時讓我淫心大動,我解開睡袍,掏出已經忍耐已久的肉棒,jj因為忍耐已經變得非常大了。

她一邊浪叫,一邊用手指撐開自己的淫穴.「啊……啊,用力,……啊……亦,用力操……我的淫穴……現在好爽啊……啊……你的大肉棒……啊好舒服啊……快把我操死了……啊……我……爽啊爽啊……操死我啊操死我啊……我的淫穴快……快……在裏面……把它插到爛……啊……」我已經盡興了,精液像水龍頭一樣噴泄而出,把整個淫穴射的一陣痙攣。

5個大美女wanz-698

此時,小黃的陰莖次次都可以插入最深,已經沒有任何的阻隔。

妻子似是而非附和道:「以後再說吧。

我退出來,蹲到妻子床頭邊,不住愛撫妻子的臉蛋,推擁了一下小黃,示意他上去。

她用誘惑至極的淫聲問我:「啊,亦,到我了嗎?啊……我都……啊……等不及了……!」我看了看她,一下子就把電動棒拉了出來,手指迅速插進她的淫穴,接著就操了起來。

wanz-698

我已經被擺放在床的中間,期待著性愛的盛宴的到來,雙腿緊緊地貼著老公的身體,他在不斷親吻我的眼睫毛和眼皮……陶醉在他濕潤的熱吻中,感覺身體上有一條溫熱在遊走,我不由大聲了點,另一個他正在前面吻我的小腹和稍下的位置,我的胸也被結實地抓牢。

老公再一次吻我的時候,我輕聲呻吟了並倒在他的懷裏,老公輕輕把我推到他的身上,無法否認和陌生的身體接觸的刺激,尤其是那種男性的氣味,我摟住了LZ的脖子,主動親吻他。

妻子的叫聲開始顫抖,肉洞裏陰水越來越多。

小黃這時雙腿蹬得直直的,還伴隨著輕微的顫抖,相信是正在享受著妻高潮時陰戶抽搐而引發的一連串收縮。

wanz-698

他安全套裏的陰莖高高的翹著,那油滑水亮的大東西,從根部到頂端,整個都濕漉漉的。

「嗯…羞死人了…不…要說…」妻子的聲音帶著哭腔,再細聽不是難受,而是含著攀到人間頂峰、即將飛翔起來的飄渺之氣。

我的龜頭在她體內15釐米的深處,感受到了她灼熱的情慾……我停在那裏,感覺陰莖被四周柔軟而熱燙的陰道腔肉包裹著,舒暢得無以復加,彷彿整個世界都已經不存在,只有從那一個地方傳來的火熱,而柔軟的吸引才是真實的。

初冬後的海邊並不如形象中美妙,尤其是晚上,初上的晚燈似乎也被海風吹得有些瑟縮。

wanz-698

我捏著她的陰蒂和乳頭,也舒服地悶哼起來,看著她那張開愛的臉變成淫賤,我就爽到不亦樂乎,讓她在上面好好舒服了一陣子就一個翻身把她壓在了下麵,我把她的身子側過來,一條腿搭在我肩上就用力頂了進去。

我過去的時候她們已經不知道自慰到高潮了幾次了。

本來他們是想交換的,但見面後,那個男人總在審視我,說話有點自傲,而且後來協商到哪家賓館的時候,沒有談攏就散了,不再聯繫。

此時,小黃倒像一個體貼的丈夫,不再硬分,他一邊繼續和妻的臉靠貼在一接著吻,一邊用手探進自己身體和妻子身體的結合處用手指夾住膠套的圈箍處,慢慢的將腰向後退去。

wanz-698

他和我是初次的結合,看得出他完全無法適應我劇烈的反應,在我即將完全被他征服的時候,他卻忽然力拔千斤般離開了我的身體,我又被拋向了空洞的穀底。

latest articles

Top

<sub id="95283"></sub>
    <sub id="60735"></sub>
    <form id="60308"></form>
      <address id="35439"></address>

        <sub id="82902"></sub>

          觀月雛乃 線上看 及川央奈 孕婦 a片 siro2455
          momoko葵葵| av免費線上看| avop-445| abp-524| 300ntk-034| mide-579| 催眠自慰| 叶紀美子| xvsr-491| 黑人輪姦| 河合理惠| wanz-213| 三谷凜| 200gana-1982| adn-107| かさいあみ| 少女的決心| 北乃ちか| ssni-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