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av草莓牛奶
av草莓牛奶

他旁邊的茶几上,是幾個酒杯和一瓶紅酒。

他輕輕地伏下身體,很輕柔地將妻子的乳頭含進嘴裏,盡情吸吮,手向我抓捏的這邊乳房移動……「噢…」妻子離開我的唇,仰面發出一聲嬌吟,雙眼緊閉……被子在我們的動作中全部掀開,妻子豐滿白嫩的肉體全部綻放了,優美的曲線,玲瓏的身材,暴露無遺。

荷在幾聲浪叫之後也不支倒地了……我看了看自己軟下去的jj還有倒在四周的五個淫蕩大美女,心裏一陣爽快,現在的房間裏簡直就像調教肉壺的工廠,除了淫水和精液就是又紅又腫的淫穴和全是紅印的乳房,一個字,爽!。

男人總在想盡辦法在滿足女人和自己的感官;女人只是在茫然的追求中,一個成熟的女人追求這樣的感覺,只是想麻痺自己失意的精神,它僅僅是一種不用耗費腦力的簡單運動而已。

他轉臉問我:「哥,你上來吧。

」隨後的幾天工作比較繁忙,我們差不多也沒有行夫妻之事,有時我想,但看到他毫無感覺要睡覺,我就作罷了。

我走向茜把她抱到床的左邊地板上,把頭埋在她的巨乳裏面用力吮吸起來,然後又毫不溫柔地揉搓她的雙峰,她已經忍不住了,連連呻吟起來「嗯,嗯,啊……啊,嗯……!」我順勢把她的雙腿打開成大字型,手指熟練地伸進了她的淫穴裏面有力地抽插起來,隨著淫水不斷地滲出來,她的淫穴裏面已經一片汪洋大海了,我看到她的陰蒂已經因為舒服而又紅又腫了,於是就低下頭好好舔弄了幾下,她就連連叫到「啊,啊,好舒服啊,啊……!」其他的四個美女也不禁臉紅心跳起來了,我一邊搞著茜的淫穴,一邊看她們,就忍不住偷偷地爽。

在一陣陣吱吱地舔弄、吸吮、扣動、頂鑽中,妻子顯得難受至極,只是嘴上啊啊地叫得更歡了。

回家路上,我問嘉儀究竟發生什么事;她訴說打她的那個飛仔叫阿龍,大概兩個月前在卡拉OK結識的,最初他時常請她吃喝玩樂,她也不以為然應約;但之後當她知道原來阿龍是在元朗一間色情公寓做睇場,便想跟他劃清界線;可是阿龍仍死心不息,時常騷擾她,在屋企樓下等她放學回家,又說她之前出來飲飲食食就受,想溝她就唔受,說她玩野要她俾分手費…我在旁一直安慰她,但其實我根本完全幫不了她什么…大概一個月後,嘉儀便退學了,並且搬了家。

如果結束後,她後悔來作這種嘗試,我相信我一定會比她更後悔,恨自己讓心愛的人受到傷害。

」並一直看著我。